封面
首页

丫鬟贵不可言 卷四

番外篇二(2) (第1/2页)
关灯
护眼
字体:
上一章    回目录 整章阅读 下一页
(关闭UC阅读模式:轻触屏幕中间,右下角点退出)
    言哥儿年纪小,又不懂这些,只是身边人没有同龄的哥儿和他做比较,又有傅慎时和红豆两个才智出众的长辈压着,他到还没有骄躁,平日里仍旧保持着平常心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观察过一阵,见言哥儿不浮躁,便放了心。

    但红豆又发现言哥儿身上有了新问题。

    言哥儿六岁多了,开始学一些算术题目,他在红豆的点拨之下,有了主动总结经验,并且频繁用例子验证的习惯,以求用最简单的法子,解决某一类型的题目,虽他暂时都只是应用在简单的题目上,但有这样的意识很是难得。

    糟糕的是,言哥儿自从学会了算术「偷懒」,背书也开始偷懒了,他在学简单的咏物抒情诗之时,直接挑选了其中出现频繁的意象,和常常被用来表达词语的字眼,自己做了一首「诗」,还拿到先生跟前说,此类诗,他已学会精髓,再不用多背。

    先生看完诗,瞧着还像模像样的,他心底是满意的,随即想起傅慎时夫妻俩的话,又不敢轻易夸赞,但出言打击,又怕伤了孩子作诗的天赋,便只好禀给傅慎时。

    傅慎时与红豆两人看过诗,纷纷皱了眉。

    夫妻俩让人把言哥儿抱过来细问,他是怎么作诗的。

    言哥儿有些得意洋洋地将法子说给了傅慎时与红豆听。

    傅慎时指头习惯性的敲打在桌面上,沉思着。

    红豆却很不意外,言哥儿这是用她教的方法,直接从众多诗文里提取字眼拼凑出一首诗,虽然平仄对了,看着也很有韵味,细细推敲之下,根本没有什么意境,理达而情未至。

    不过她不擅长此类,唯恐说得浅显,对孩子起到反面作用,便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傅慎时想了一会子,方问言哥儿:「你觉得你作得好吗?」

    言哥儿有些怕傅慎时,绞着手指头道:「儿子能说实话吗?」

    傅慎时「嗯」了一声,道:「实话实说。」

    言哥儿有些羞涩道:「儿子作得好,和书上作的,没什么差别!」

    傅慎时没有直言好坏,而是背一首《泊船瓜洲》,其中有句「春风又绿江南岸」,他问言哥儿,「绿」字若替换成别字可成?

    言哥儿仔细思索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傅慎时问他:「何故?」

    言哥儿懵懵懂懂道:「不知道,只是这些日读了这么多诗,总觉得‘绿’字换成别字不可。既无后人改之,想来此字亦是最合适的。」

    傅慎时抱着他上罗汉床,道:「此字几经推敲,方才定下。你瞧瞧你做的诗,全部都是化用别人的诗句,无一字是你自创,且句句都在白描,只有景而无情,若你这个年纪的诗放在普通读书人中,也还算能入眼,等你长大了,想要将这种诗拿上台面,只怕要叫人笑掉大牙。」

    言哥儿平日里调皮,在生人面前其实很脸皮薄,一听傅慎时说会「笑掉大牙」,连忙拉着他的袖子问道:「父亲,那怎么才不会叫人笑掉大牙?」

    傅慎时道:「作诗不是易事,学问深得很,一时难成,你若要学,需得长年累月下功夫。」

    言哥儿还是不解,他茫然道:「爹,儿子眼下的用的法子不可行吗?」

    傅慎时道:「我方才同你讲过,不是不行,只是平庸而已,若你只求马马虎虎,用你的法子足矣。」

    言哥儿抠着后脑勺问红豆:「娘,为何我用你教的法子算术可行,甚至我用来数房梁、柱子、马车的毂长和辐辏也行得通,怎么作诗却不行了?」

    红豆道:「因为算术和作诗完全不是一回事,许多事有浅显的规律可循,却不是完全可以套用规律。」

    言哥儿不太懂,他又傅慎时问:「爹,除了作诗,还有什么事不能套用规律的呢?」

    这个容易回答,傅慎时道:「曲谱、画画、写字,这些有章法可学,但技巧之外,若半分情,便算不得上乘之作。」

    红豆揪了一下言哥儿的脸颊,灿笑道:「还有爱呀。做父母的疼爱你,你的伯伯、叔叔们照顾你,又不奢求你的回报,这与我教过你的规则,完全冲突,不也没法子用规律去解释吗?」

    言哥儿举着手道:「这个我明白!因为我是爹娘和祖父祖母、外祖父的心肝肉,所以大家都疼我!」

    傅慎时捏着言哥儿肉呼呼的小手,道:「你,你娘才是我的心肝肉。」

    言哥儿反应很快,他笑着道:「那我是娘的心肝肉!就等于是爹娘的心肝肉!」他从炕桌另一边走过去,双手勾着红豆的脖子,生怕红豆拒绝,撒娇道:「娘,你说是不是。」

    红豆耳根子都软了,抱着言哥儿道:「是是是,赶紧下来,脖子都给你勒断了。」

    言哥儿朝傅慎时抬了抬眉,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傅慎时端着茶杯淡笑一下。

    夜里,傅慎时掐着红豆的肩膀,在她耳畔低低地喘着气,问:「谁是你的心肝肉……」

    红豆趴在枕头上,蹙着眉断断续续地回他:「你……是你还不成吗……」

    言哥儿开蒙
(第1/2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回目录 整章阅读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