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面
首页

宠妻无上限 卷三

第一章 (第1/2页)
关灯
护眼
字体:
上一章    回目录 整章阅读 下一页
(关闭UC阅读模式:轻触屏幕中间,右下角点退出)
    【正文开始】

    离回京的日子就剩下三天了,初宁已经把家里上下都打点好,窝在徐砚屋里看书。

    即便知道要回京,徐砚还是叫人把地龙烧上,说怕炭火熏了她。

    总之怎么都不愿意委屈了她,事事都要做到最精细。

    离出发的日子越近,徐砚也忙得只有下午才会到家来,用个饭就到书房抄抄画画,偶尔会让初宁搭把手算个帐。

    初宁觉得自己最近什么本事都没长,帐倒是算得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今日徐砚仍旧忙到日落时分才回来,齐圳手里抱了一堆卷宗,他首回没进屋找小姑娘,而是又一头扎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初宁听到动静,开了窗子去看,只看到他一片青色的袍角消失在书房门口。然后书房门被关上,窗子也关上。

    这是有重要事?

    她想了想,把窗子又关上,吩咐汐楠去厨房加一道羊肉锅。

    在杭州羊肉少见,比京城贵出许多,初宁倒不太爱吃,倒是徐砚难得对这有口腹之欲。家里即便准备,也是特意为他做的。

    想着他近来又忙碌,初宁就着人预先多买了,就是拿来给他滋补身子的。

    徐砚那头带回来公务继续在书房整理,齐圳按着时间翻手上卷宗,看到有疑点的地方就会报给他。

    「三爷,明德十九年报废的战船,这上边写的是全年二十余艘,并没有实际数量。」

    二十余艘。

    徐砚对这个余字瞬间就皱了眉头:「明明在我来之后,这个余换了定数的,怎么又成了一个大概,你再翻翻。」

    他经手的事情,他知道,这些都是他上任的时候重新清查后写下的卷宗,明明是二十六艘。哪来的余字!

    齐圳闻言再翻,上任主事的手里记录的也是个余字,再往年还是个余字。然后又翻到去岁的,仍是一个余字。

    不管损耗多少战船,后面的数字都用了一个余来替代。

    齐圳越翻越心惊,把卷宗都给他看,徐砚照着一对比,果然都被人再篡改了!

    这东西放在工部,他亲眼看着写好入档,居然被改了!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发现提督府那里战船商用,他也不会想到翻归档的这些东西,因为他自己手上另有一份简略的记录。平时查核,他都是在比对手上的,然后再着人对比归档记录,重新更正一份。

    徐砚就把册子贴近的看,用烛光对着装订的缝隙细细分辩。

    「有人换了页!」他啪一下,把手中的册子丢到桌案上。

    上个月他才看过查阅过一部份卷宗,那时上头还是字数,结果短短半月就被换了?

    如若他在回京前不查看,肯定不会发现,等回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!

    齐圳闻言脸色变了变,去把册子拿过来细细的看,果然是有换页的痕迹。

    「三爷?这是针对您的吗?」

    肯定是针对他,但又赶在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只要他查,不就暴露了吗?!还不如在他离开后换。

    这事办得一点也不高明!

    徐砚垂眸略思索,想到先前的主事卷入贪墨案,差点再连累太子。

    如今是那个人又在故技重施?

    徐砚知道自己陷入和先前不得与人狼狈为奸的主事一样境地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徐砚倒是不慌,沉思着,指尖轻轻点了点桌案。

    上任主事似乎是快任满的时候出事,那个时候又是皇子们斗得很厉害的时候,对方拖他下水是为了给太子泼污水,如今针对他看来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徐砚思定,站起身:「把东西都收拾好。」他自己理理袖袍,直接往外走。

    齐圳面上一喜:「三爷想到解决办法了,还是知道是谁人下套?」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

    青年脚步依旧从容,打开房门,寒风一下就吹了进来,桌案上的卷宗被吹得哗哗响。

    齐圳被噎了一下,那这是什么意思,不管了?

    徐砚倒还真是不管了,管这些做什么,那人要是想在威胁他或让他卷入浑水,肯定要露面的。

    现在只知道对方是换卷宗来警告他,他用得着操心那么多吗,那这日子也不要过了。

    徐砚淡然地回到内室,看书的小姑娘就蹭一下站起来相迎,脸颊上两个梨涡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初宁笑着说:「您忙完了,晚上有羊肉锅子。」

    方才淡然的徐砚,神色微微一凝,深谙的眸光了无痕迹滑过她娇美的面容。

    ——又是羊肉。

    他叹气:「明儿可不能再让厨房做了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初宁不明白他露出来的苦恼,是苦恼吧,「您最近忙,给您滋补一些,您倒是不领情了。」

    徐砚语噎,这要他怎么解释?

    跟她说,自己再补下去,亵裤都要不够换的了?

    她能听得懂吗?

    最终,徐砚选择了沉默。初宁还在傻傻地问:「徐三叔,
(第1/2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回目录 整章阅读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