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面
首页

宠妻无上限 卷二

第四十八章 (第1/2页)
关灯
护眼
字体:
上一章    回目录 整章阅读 下一页
(关闭UC阅读模式:轻触屏幕中间,右下角点退出)
    这份心思在有人问起安成公主的事情时,初宁就猜测到了,对这些夫人心里头也有了个计较。

    等顺利散宴,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后,初宁懒懒趴在桌上,和徐砚抱怨:「果然,是人都驱利逐权的,还好我警醒,没有被套话。」

    徐砚原本是善意,结果把小姑娘累得跟没了骨头一样趴在炕桌前,不由心疼又好笑。

    「我们卿卿那么聪慧,又怎么会被人套话。」

    初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他总会说的这句‘我们卿卿’,她听着就眯眼笑,又告诉安溯伯老夫人犯糊涂的事。

    「您不知道,当时我就差点吓懵了,连话都要不会接。您说她怎么就能认错人呢。」

    「老人家,认错也是正常。」徐砚微微一笑,心里却也暗中嘀咕,这老人也太过糊涂。

    居然还说起宫里的贵人来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一会话,徐砚见她都快要睡着了,便说送她回屋去。初宁赖在炕上,嗡声嗡气地说:「那徐三叔您背我。」

    徐砚真是哭笑不得,最近的小姑娘真是太缠人,缠得他有时都在想,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可每每与她清澈的眼眸相对,这种想法就被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他倒是希望小姑娘故意,偏她是在这种懵懂的年纪。

    最后,徐砚当真把小姑娘背回了屋,又被她缠着念话本,折腾得出了一身汗才得已离开。

    魏家,魏大老爷发现老太太又不知道闹什么脾气了,晚饭也不用,躲在屋里一直和自己的老仆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等到晚上,还听到说老母亲身边的老仆出了府,足足有半个时辰才回的家。

    神神秘秘的,跟探子似的。

    魏家请宴后的第三天,徐砚终于收到由京城工部送来的消息,他的假已经被准了。可以在十二月中旬就出发回京,回京后,继续到工部点卯即可。

    他得允回京探亲一事便在杭州府各衙门传开,吴沐川那里也很快得到消息,问来报信的属下:「可有说归期?」

    那人摇摇头:「并没有,只说让回京后,到工部点卯。也并不是全卸了杭州的差事。」

    吴沐川就站了起来,在屋里踱步走了一圈:「估计京城里要留人了。」

    那属下神色一凛。京城留人,徐砚是太子的人……太子是有什么打算了吗?

    京城徐家也早早得到消息,徐大老爷心里挺高兴的,和老母亲说了三弟要归来的消息。徐老夫人却虚虚望着庭院里摇曳的树枝,说:「轩哥儿也快回来了。」

    徐大老爷一无所觉,点头附和道:「是啊,轩哥儿再几天就家来了,今年总算一家人能过个团圆的年。」

    徐老夫人闭了眼,转了转手里头的串珠,嗯了一声,就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在徐老夫人和徐砚计算的日子里,徐立轩的船只果然就到了京城渡口。少年人下船来,当即就有早候着的徐家人又是给加披风,又是扶着上马车。

    徐立轩一心着急要赶回家里,他要去见祖母!

    有话要和祖母说!

    不想一上马车,就看到老人端坐在马车里,惊得差点都忘记了请安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笑起来时,就是个极慈祥的人,一点也看不出来她强势在哪里。如今端坐,目光沉静如水,嘴角没有一丝笑意,身上那股凌厉的气势便出来了。

    徐立轩看着这样的祖母,先是一惊,旋即快速跪倒行了大礼。

    「孙儿家来,这些日子叫祖母担忧了。」

    他话落,老人却没有应声,只能感觉到她的目光就落在自己头顶,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徐立轩没来由觉得马车更加狭窄逼仄了,和老人的目光一起,挤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他抬头,忐忑看向老人:「祖母?」

    「回来了,该说实话了。」

    「祖母?」

    徐立轩背后霎时就出了汗,眼神惶惶。

    这话什么意思?

    老人纹丝不动,眼珠子盯着长孙,眼尾是历经岁月的深刻痕迹。

    徐立轩对上祖母的目光,惶恐间已经明白自己的心思先一步被人揭开了,在威严的祖母面前,他根本藏无可藏。

    他闭了闭眼,心里有愤怒。

    是啊,三叔父放他回京,怎么可能没有准备。

    那样还会是他的深藏不露的三叔父吗?

    「祖母。」他声音就有些悲凉,「孙儿不该瞒着私心前往杭州,孙儿知错。」

    「唔,起来吧。」老人淡淡一声,敲响车壁,朝外头吩咐,「回府。」

    徐立轩还在出神,马车已经徐徐前行。他惊疑不定起身坐下。

    祖母这就算揭过了?

    三叔父是跟祖母说了什么?

    他觉得事情不该这样简单,而且不管三叔父说了什么,该说的,他还是要说!

    「祖母!孙儿想跟您说初宁妹妹的事!」

    徐立轩主意早定,不吐不快,既然都知道了,那彻底说清比较好
(第1/2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回目录 整章阅读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