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面
首页

宠妻无上限 卷二

第四十五章 (第1/2页)
关灯
护眼
字体:
上一章    回目录 整章阅读 下一页
(关闭UC阅读模式:轻触屏幕中间,右下角点退出)
    齐圳扫了三爷眼已经贴着人小姑娘腰后的手,默不作声退出去。

    他还是别在这里碍眼了。自打知道自家三爷的心思,他就脑海里就总忍不住蹦出大灰狼叼小白兔回窝的画面,啧啧……三爷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可徐砚是怎么都不会认的,任初宁喊得口干也只得一句不是。虽然并不想修复小姑娘和魏家的关系,但为了保护她,不让外界中伤她,魏家暂时不能甩掉。

    徐砚心底也认为小姑娘多半是和安成公主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喊到最后,初宁也不管他了,拿圆溜溜地眼瞪他,转身就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美人一嗔,百媚生。徐砚在她离开后,脑海里还是她娇娇的样子,抬手揉揉额头。

    他真是要疯魔了。

    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,小姑娘跑走了,很快又跑回来了,手里还抱着一沓纸。

    徐砚愣了下,奇道:「不是生气不理人了吗?」

    初宁不说话,拼命板着小脸,然后将手里的纸一股脑塞他怀里,转身再离开的时候还拿眼角瞥他。

    那有着桃花瓣一样弧度的眼角就化作了勾子般,眸光流转间尽是潋滟风情,把徐砚勾得直心头发酥,恨不得上前将人捉回来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有理智的,只能睁眼看她跑走,自己苦笑。

    等到徐砚静下心来看手里的东西时,神色一怔。

    上面都是小姑娘的笔迹,娟秀的笔锋似她人一样,而上面写的都是杭州府及浙江的官员名单。

    不少人已经在这两年调任了。

    纸页泛黄,笔迹早干了许久,有几页纸上还被水滴一样的东西晕染着,墨迹也有晕化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不是近来写的东西。

    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徐砚指尖微抖,一下又一下抚过那些晕染开的墨迹。

    他猛然站起身,也不管纸张因此散落满地,寻着门脚步慌乱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他一路往内宅去,跨过垂花门,来到门口种着玉簪花丛的院子。因为入冬,花树叶子已尽落,枝杆瑟瑟裸露在寒风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影,让徐砚浮想起小姑娘无助不舍,坐在桌前,一边落泪一边认真写下那些名单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心脏就被揪了一下,让他呼吸都为之一窒,脚下更快了。

    汐楠和绿裳正在端着茶点从廊下走过,见到他进来,忙屈膝见礼。可她们没有听到徐砚的回应,抬眼一看,正屋绣宝瓶的锻面帘子在摇晃,哪里还有徐砚的身影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们又听见自家姑娘低呼一声徐三叔,然后是银铃一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徐砚因为她给的东西激动到不能自持。

    小姑娘在他离京前写下这份东西,后来却没有给他,肯定是伤心中写下的,以为自此要跟他别离几年。

    她那么难过,却还是一心念着他。

    世上再也没有比这种全心全意的感情更叫人悸动。

    徐砚进屋后,一把就将她抱了起来,小姑娘双脚离地,才会有那一声惊呼。然后是被他放在炕桌,不由分说将她背起来,吓得她又叫又笑。

    徐砚背着她直接出了屋:「我们去垂钓。」

    初宁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情绪高昂,一点也不像她平时众容清贵的徐三叔。但现在这么冷,她趴在他背上笑着说:「湖边冷,不钓鱼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们放纸鸢。」

    「家里没有纸鸢!」

    寒风中放纸鸢就不冷了吗?

    初宁笑得直颤,徐三叔究竟怎么了这是。

    徐砚却背着她,坚定地说:「就放纸鸢,我给你做,再给你描色。想要什么样的,就做什么样的。」

    堂堂少年探花郎,如今正五品的官老爷,居然要给她画纸鸢。

    初宁笑声更加愉悦了,挑着眉说:「好,我要画财神爷的!」

    她要赚多多的银子,回报她的徐三叔!

    徐砚也被她逗笑了,哪里有人在纸鸢上画财神爷的!

    笑过后,初宁大概知道为什么他那么高兴了,是因为自己刚才给的名单吗?

    小姑娘就圈着他脖子,脸颊贴在他耳朵边,轻声说:「徐三叔,您任期快满了,我也希望能帮到您,而不是事事要您操心。」

    徐砚一颗心仿佛就化了水,久久没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京城的徐家,管事的高兴把徐砚寄回的家书递到老人手中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拿着厚实的家书,高兴得直笑:「哎哟,我这儿怎么突然不一字值千金了,居然写了那么些来!」

    等到拆开看过后,老人面上的欢喜一点点散去,到最后竟是手都颤抖,吓得林妈妈忙上连喊几声。

    「今天老三是不是有家书送回来?」

    徐大老爷刚刚从大理寺衙门归家,任氏在帮他更衣,想到管事提了一嘴,便向妻子打听。

    任氏神色顿了顿,干笑一声:「似乎是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叫似乎是?」徐大老爷皱眉看向妻子,「你晚上又没到母亲
(第1/2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回目录 整章阅读 下一页